当前位置:主页 > 财经 > 文章内容

专家传真-落实拼经济的作为

日期:2020-04-20 浏览:

新冠肺炎肆虐全世界,地球几无一块净土,近从中国中国和亚洲,远至中南美及非洲,无一幸免。在「生命」受到病毒威胁之际,各国顾不得经济的「生活」需求,纷纷采取封国断航的自保模式,或妥协式的宣布进入紧急状态。

影响所及,股市熔断震荡,民生凋敝,百业萧条,失业浪潮迎面冲来,各国政府被迫祭出超兆元的纾困措施,加上降息降准,甚至以无限宽松的货币政策,期助厂商资金周转解困,度过难关,而对陷入危机的航空、旅游及零售服务业,则提供补贴,发工资救助金制度,可见在防疫为先的管制下,厂商的「生存」危机和失业压力,已为各方和政府所重视,但这种多管齐下的大撒币措施,可能使政府银弹一下子就用完,且钱并未用在刀口上,未来的民生凋敝和产业萧条似乎是可预见的。

这样的「歹年冬」可能动摇国本,我政府务必采取「非常态」的纾困作为,方能济世利民,挽狂澜于未倒。为此,笔者提出几点浅见,供作参考:

首先,宜根据各产业无单、断单及少单的「断炊」现象,做有系统的了解和分析。进而和各产业公会、中心卫星厂、中小企业及商业商讨,提出纾困方案。

由于国外封城锁国,需求端突然萎缩,零售通路因关门不能营业,订单在运货中途被取消或减单运送,遂使台商产销失调,外销业这种减单、失单及无单的窘境,确实需要「救急」,政府宜协调银行业给予紧急的资金周转,以防连锁倒闭,而各中心卫星厂商如何相互扶持的外助「金援」也要政府适度介入协调,才能打通难关。

其次,宜紧急协助各行百业缺原物料及零组配件的窘境。产业的供应链本就错综复杂,世界制造工厂的中国,其复工复业的过程,因疫情管制、人流和物流受到极大的限制,加上先进国的封城断航,原物料和零组件的供应失调极其严重,空运、海运及陆运等费用,都大幅调整,让厂商极难负担,政府除帮忙打通海陆空运的瓶颈外,也可在「非常」时期,对运费酌予补贴,或出面协调国内外物流配送业的涨价事宜。

再者,政府宜对金融业给予政策支持和金援补贴,让银行保险及相关的融资机构,愿意冒风险融资或展延到期贷款。

金融机构在商言商,目前经营环境不佳,贷款风险大增,呆帐和倒闭风险骤增,银行保险对厂商贷款心态必然保守,政府宜在打消呆帐以及融资责任给予适度免责,并给予政策性的风险补助,金融业才会有意愿和能力融资,让业者度过难关。

最后,此际有台商有意返台投资者,政府应设立统一窗口,协助他们克服回台投资面对的难题。这些原物料及市场「两头在外」的台商,回台投资必定千辛万苦,除了重建供应链之外,又面临土地取得昂贵和不易,员工招募与训练困扰,以及大家熟知的五缺难题,际此大失业潮即将来临之际,台商回台不啻为台湾社会带来一及时雨甘霖,政府宜优先解决其难题。

观念平台-肺炎疫情后的马歇尔计画何在?

一场世纪疫情颠覆了许多既有的产经结构、也改变了人们的生活型态,在新秩序出现前仍需挺过许多动荡,当新秩序被建立后,还有多少现况能渡到彼岸?这是一代创新宗师Clayton Christensen留给我们的知识资产:颠覆式的创新。疫情以来,几家欢乐几家愁的产业,对于未来的展望只有冲击程度的差别,对于政府的纾困有如大旱望甘霖般的殷切。1兆500亿元的两阶段纾困方案,除了三分之一的真金白银外,三分之二的金额归属在看银行脸色的融资额度。 央行总裁的一封信,引发各界对于台湾「间接金融」挑战的热议。间接金融是由银行向民间吸收存款,企业再向银行贷款,银行居